當前位置 : 首頁 > 穿越 > 絕色醫女權傾天下:帝宮策

更新時間:2020-01-02 15:58:45

絕色醫女權傾天下:帝宮策 連載中

絕色醫女權傾天下:帝宮策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歐陽聽妖 分類:穿越 主角:陳國宇文護 人氣:

歐陽聽妖新書《絕色醫女權傾天下:帝宮策》由歐陽聽妖所編寫的穿越風格的小說,主角陳國宇文護,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一朝穿越到戰火連天的南北朝,她意外出手救了敵國的傀儡皇帝。她是被齊國視為掌上明珠人見人愛的上陽郡主,他是忍辱負重、身負血海深仇的周國傀儡皇帝。如此天差地別的兩個人,卻被命運死死拴在了一起。在血雨腥風的政變中,她絞盡腦汁,步步驚心,為他的帝王路傾盡一切,卻不想生死關頭,他卻毫不留情的將她逼上絕路······...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黎瑾瑜怎么也沒想到,在現代連派出所都沒進過的她,會直接被關進了古代的地牢,還是在一國之君的命令下,被關進了國家最高級別的地牢。她黎瑾瑜這古代一游,可真是命運多舛啊!

為啥人家一穿越,要么是穿成了公主,金枝玉葉;要么是穿成了格格,人見人愛,享盡榮華富貴。她黎瑾瑜的命怎么就這么慘呢?一朝穿越,就被打入了地牢。

地牢內密不透風,陰暗潮濕,空氣里似乎都能氤氳出水汽來,而且還泛著糜爛與腐尸的味道。護衛押著黎瑾瑜走進地牢,兩旁的牢房里引發一陣騷動,各種冤枉聲、哭泣聲、嘶吼聲響起。本來是陽光明媚的夏日,卻讓黎瑾瑜感到一股寒風吹來,像是進了地獄般,恐怖的寒氣撲面而來。

真沒想到宇文邕竟然動了真格,黎瑾瑜突然一陣害怕,低著頭捂著耳朵不敢去看去聽兩旁丁零當啷的鎖鏈聲和不甘的呼喊聲。

“小葉?你怎么樣了?宇文邕有沒有欺負你?”

當黎瑾瑜被護衛推進牢房后,便聽到一個很熟悉很親切的聲音。

蘭陵王?原來他被關進了這里。等等,宇文邕竟然將他們兩個關在了一起?這是臨死前讓他們留給彼此機會,做最后的訣別嗎?

果真是個沒心沒肺又心狠手辣的白眼狼,黎瑾瑜在心底暗罵道。

“那個……你的傷怎么樣了?”當初為了救黎瑾瑜,高長恭肩上受了傷,她一直耿耿于懷。

“宇文邕派了醫官送藥給我,已無大礙了。你呢?他有沒有對你怎么樣?”高長恭仔細打量著她,眼眸里全是溫柔的關心。

他最關心的不是自己的死活,而是她有沒有被欺負,黎瑾瑜的心猛然一顫,有種很強烈的預感——這位歷史上著名的戰神,中國古代四大美男子之一的蘭陵王莫非喜歡自己的表妹?

天啊!這可是重大發現,震驚古今的大新聞。若真是這樣,那她也不枉來北朝走一遭,被這么一位高大上的帥哥喜歡著、呵護著,也不失為一種幸福吧。

想著想著,黎瑾瑜不禁笑出了聲。

“小葉?小葉?你怎么了?四哥在叫你呢!”高長恭搖晃了一下她的胳膊。

黎瑾瑜這才回過神來,重重嘆了口氣,還被喜歡、被呵護呢,如今關在這密不透風的地牢里,插翅都難飛。

她忙斂了思緒,岔開話題問道:“給我看看你的傷口!”她一面說著,一面上前去扯高長恭的衣服。

高長恭本想拒絕,可話還沒說出口,早就被她的一雙有力的手掌給摁住了。當她小心翼翼揭開他包裹在肩上的紗布,看到那觸目驚心的一大片燒傷時,既震驚又心疼。

“對不起,都是我把你害成這樣的!一定很疼吧!”黎錦瑜騰起一陣心酸,眼中有淚珠在打轉,帶著愧疚低聲說道。

“沒關系了,四哥久經沙場,流血受傷在戰場上是常有的事情,經歷了那么多,早就不知道什么是疼了。”

黎錦瑜緊咬著嘴唇小心謹慎地將他的傷口包扎好,幽幽說道:“你的燒傷很嚴重,需要盡快治療才能避免留下疤痕,可如今我們被困在這里,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出去。”

燒傷最忌諱的就是拖太長時間了,時間越久,越難消除疤痕。

她暗暗在心中發誓,只要能從這里逃出去,她一定要將他的燒傷給治好。

一想到這里,黎瑾瑜神色黯然,一臉的愧疚抬頭問高長恭:“那個……你還在怪我嗎?”

“怪你?怪你什么?”

“畢竟是我救了宇文邕,如果當初我不跑回去救他的話,你也不會被他帶到這暗無天日的周國地牢,是我害了你。”黎瑾瑜是重情重義之人,誰對他好,哪怕這個人跟她剛認識一天,她都會“涌泉”相報的。

說著說著,“涌泉”馬上像決了堤的洪水,嘩嘩而下。

高長恭這下可心疼壞了,忙從懷里掏出一塊干凈的手帕替她擦淚,那表情似乎比自己流淚了還難受。

“別哭了,你忘記姑母臨死前說的話了嗎?她叮囑我們一定要相扶相持,在這個世界上,除了五弟和你,我再沒其他親人了。你當時情況那么危急,我不救你,不就又失去一個親人了嗎?而且我也知道,就算是我遇到了危險,你也不會棄我于不顧的,對不對?所以,小葉,不要再自責了,四哥從來都不會怪你,不管你做什么,你都是我最最重要的人,四哥永遠不會怪你。”

越是這樣說,黎瑾瑜心里就越不舒服,哭的更兇猛了,一下子撲進了高長恭的懷里。

她多么想告訴他,其實她根本就不是什么瀾葉,她只不過暫時借用了瀾葉的身體。而真正的瀾葉,早就死在了與高緯外出行獵的草原上了。

高長恭以為她是在害怕死在這陰森恐怖的地牢里才哭的如此傷心,于是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四哥一定想辦法救你出去,我們絕不會死在這里的,你要相信四哥。而且,小葉,四哥發現你變了,你這次見了四哥,為什么都不叫哥哥呢?”

黎瑾瑜這才回過神來,是啊,一進地牢,她對他的稱呼就一直是“那個”,其實她很想叫他哥哥,可真的叫不出口。她這個來自二十一世紀的人,又不是他真的表妹,哥哥……實在難以啟齒。

可看到高長恭那雙勾人魂魄的迷人眼睛,黎瑾瑜怦然心動,情不自禁的發出了一聲溫柔地聲音:“四哥,哥哥。”

高長恭神色復雜,將黎瑾瑜緊緊攬在懷里,似乎生怕她再受一點委屈。

黎瑾瑜心中煩悶,只想盡快離開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自古都說帝王心,海底針,實在難測。她自以為讀了那么多歷史,對宇文邕這個人物了解頗深,可沒想到真正遇上了,她卻茫然不知所措了。

他最后說的要殺了她的話,是認真的么?

她又該想個什么辦法,才能逃離這個鬼地方呢?

“小葉,你又在想什么?”高長恭看她坐在木板上,雙手托著腮出神,好奇地問道。

黎瑾瑜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環顧了一下四周小聲對他回道:“我在想怎么從這里逃出去。”

“這可是周國最嚴密的地牢,關的都是死囚,想逃?沒那么容易。”

“那你還能氣定神閑的坐在這里?不怕死啊!”

“你放心,雖然咱們被關在了這里,但宇文邕是不會輕易對我們動手的。”

黎瑾瑜滿臉疑色,“四哥這么自信?”

“四哥幾時騙過你?”高長恭愛憐的刮了一下黎瑾瑜的小鼻子,壓低了聲音繼續道:“如今宇文邕被宇文護牽制,宇文護早就想要我的命了,而宇文邕雖然表面上很聽宇文護的話,可實際卻不然。所以,你等著看吧,明日朝堂上宇文護就會逼迫宇文邕盡快殺了我。只有這樣,除掉了我這個心腹大患,他宇文護才有信心將齊國一腳踏平。如此一來,所有的功勞全是宇文護的,宇文邕便會頂著落井下石的罵名,世人也會以為周國皇帝無能了。他宇文邕韜光養晦這么多年,又怎么可能將這江山拱手讓給宇文護那個大奸臣呢,更何況他們之間還有殺兄之仇。唉!說了這些你也不懂,總之,四哥向你保證,我們肯定會平安無事的,只是如今需要等待時機逃走,而不是硬碰硬。”

黎瑾瑜沖高長恭笑了笑,如果她真的是瀾葉,那么有可能她不懂這些帝王權謀,可她是來自有思想有學問又有發達技術的現代,這些明爭暗斗、勾心斗角她早見識過不少了。

既然蘭陵王都這么有自信,那么她也只能坐在這滿地老鼠蟑螂亂竄的地牢里,靜靜等待了!

黎錦瑜在心中吶喊:我出去一定要好好的洗澡!一定要用牛奶加玫瑰花瓣泡澡。我還要吃烤羊排!這古代的地牢也太沒人權了吧……怎么能這么臟?各種嫌棄接踵而來,不過也只能這樣了,唉!

清晨,莫名地有一縷的陽光照進陰暗的地牢,黎錦瑜有種夢想照進現實的的感覺,偷偷看看側面躺著的歷史上著名的美男子蘭陵王,這棱角也太分明了點吧,如果不是對宇文邕的先入為主,也許蘭陵王也是不錯的選擇呢。

指尖小心翼翼的觸碰著蘭陵王的臉龐,“親,你長那么帥,你母親知道嗎?”黎錦瑜不小心脫口而出,蘭陵王警惕的睜開眼,看見是瀾葉,放下心露出暖暖的笑。黎錦瑜怔住,不會吧,原來蘭陵王還是暖男。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仙侣奇缘2还可以玩吗
闲来广东麻将iphone版 p62历史开奖号码黑龙江省 山东十一选五前三直 互联网理财平台安全性排名2019 股票配资平台正规 上证指数大盘走势图 湖北快3走势分布图 中国篮球世界排名 温州股票融资 四川麻将 长沙麻将游戏规则 股票涨跌怎么看红色 至尊配资 今天河北快三推荐豹子 天天重庆麻将破解版 炒股群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