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科幻 > 異度

更新時間:2019-12-31 16:06:26

異度 連載中

異度

來源:落初 作者:鉛筆刀 分類:科幻 主角:陳巖陽光 人氣:

鉛筆刀新書《異度》由鉛筆刀所編寫的科幻風格的小說,主角陳巖陽光,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你相信世界是真實的嗎?  你做過夢嗎?  你是否在某一刻突然覺得場景是如此的熟悉,就仿佛經歷過一般?  思想是一種力量,在它存在的每一秒,我們都能永垂不朽。  區別只在于,我們是思想的主人,還是奴隸。  -------------------------  小刀的戰斗類小說,一如既往的暴力風格。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夜色濃濃,月光從落地窗流入房中,給房間添上一絲陰柔。

陳巖懶洋洋的躺在落地窗前的沙發上,目光迷醉的望著窗外的夜空。手中端著一支高腳杯。在他腳邊,守衛和大佬橫七豎八的倒著,身上布滿了傷口,鮮血從傷口中流淌不止,最終在地面勾勒出一幅幅詭異的圖案。

空氣中的血腥味很濃,很新鮮。很安靜,非常非常的安靜。

陳巖喜歡這種安靜,每到這個時候他的心就會平復,思緒會飄忽到自己也無法掌握的時空。那種感覺就仿佛在做夢。陳巖有些心理異常,這一點他自己也知道,因為童年記憶的缺失,他總覺得這個世界非常惡意,只有在課堂中看到那些孩童笑臉,又或者在月夜下散播殺戮之時。他才會覺得這個世界有點可愛。

“討厭的現實啊,你為什么不毀滅?瑪雅預言不是說2012年12月22日就是你的結束么?你為什么還要存在下去?”

“如果沒有這月色,你真的一無是處。”

陳巖將酒杯抬到唇邊,露出一絲茫然的微笑。老管家不知道何時已經來到陳巖身后,安靜的等待著,他熟悉陳巖的習慣,也知道這個時候的陳巖是茫然的,甚至分不清夢境與現實。只有等待他自己清醒的時候才能正常交流。而任何打斷這一過程的人,都已經成為了夢境。

“今晚的工作到此結束了吧?”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陳巖嘴邊的微笑才散去,淡淡說道。

“是的少爺,我們該走了。”老管家回答,態度恭敬。“估計過一會就會被人發現,我們的人需要時間撤離。”

“叫他們先走吧。我就不和你們一起撤退了。”陳巖回答,緩緩站了起來。他的樣子有些懶散,有些頹廢。又有一絲放恣之后的疲憊。“這次工作干完,我要休息一段時間,沒事不要來找我。”

說著,他向落地窗前走去,身體宛如幻影般消失在月色之中。

房間里,老管家目眩神迷的望著陳巖消失的方向,眼中閃爍著震撼與仰望。

“陳少爺果然不愧是組織最強的異能者。這樣的能力,就連我都無法捕捉。”突然一個輕柔的聲音在房間中響起,緊跟著一個女人從角落的陰影中走了出來。正是之前與陳巖跳舞的紅衣女子。

只是此刻她換了一身暗色的緊身衣,隨著環境的光線而變換。宛如沒有實質的影子一般。

“荊棘。你這樣盯著少爺,小心他連你一起干掉。”老管家恢復了冷漠的態度。毫不留情的說道。“別以為你的暗殺術能夠躲過少爺的感知。你之所以還能活著,是因為少爺覺得你還有價值。”

“嘻嘻,你以為我不知道么?我可是每次都躲開少爺發狂的時候哦。”荊棘回答。然后身體一扭,走向房門。

“撤退已經開始了,你要是還想留在這里就隨便吧。”

房間里陷入了安靜,然后又變得空曠……

…………………………………

這個時候陳巖正漫步在城市的大街上,白色的禮服垮在臂彎,身后的遠處,刺耳的警笛聲連綿不絕。

陳巖是個殺手,一個極不合格,但又非常厲害的殺手。

說他不合格,是因為他幾乎從未參加過殺手的訓練,所有關于殺手的禁忌和規矩都不遵守。說他厲害,是因為這么胡鬧還能活到現在實屬奇跡,而且任務成功率還很高。別人當殺手是因為無奈或者金錢,他當殺手純粹為了興趣和解脫。

他需要殺戮,因為那是他緩解頭疼的唯一辦法。

陳巖患有惡Xing腦瘤,每一天他的腦袋都會不定時的劇痛,在他上課的時候,在他用粉筆在黑板上書寫的時候,沒人知道他正忍受著難以想象的痛苦。只有當他用手指切斷別人的喉嚨,看著鮮血流出時才能獲得短暫的安寧。他曾以為自己很快就會死掉,但遺憾的是至今為止他都好好的活著,不僅如此,隨著時間的流逝他還漸漸發現自己變得與常人不一樣。覺醒了一些別人無法想象的異能。其中最特別的就是他的眼睛。

他能看到許多常人看不到的東西。一些……絕對無法用科學解釋,又真實存在的東西。

比如現在,陳巖就看到旁邊一個路人背后趴著一團幽影,正拼命的往那路人身體里鉆。路人并未感覺到什么,旁人也看不到幽影。但幽影卻發覺陳巖在看它,于是其中亮起了兩團光點,隱隱似乎有些低吼。

陳巖微微一笑,不予理會。

他已經習慣這雙眼睛了。看到的越多,就覺得世界越不真實。每天都在真實與虛假的罅隙中穿梭,他覺得自己的生活就是一場夢。不知道何時就會醒來。

天空開始下雪了……

陳巖仰起頭,感受著絲絲涼意。雪花很美,是黑色的……陳巖有點奇怪,這個季節也有雪?

不,這不重要,陳巖心頭一跳……重要的是雪花為什么是黑色的?

陳巖伸手接過一片,果然是黑色的雪花。只是那雪花并非如平常一般冰冷,入手不僅不化,反而泛起淡淡的黑霧,再放眼望去,卻看到整個城市都在飄落這樣的黑雪。黑色的雪花從天而降,沾染在每個人,每個建筑物,每個物體之上。

空氣中彌漫起淡淡的腥臭,遠處似乎有低沉的咆哮在響起。

陳巖搖了搖頭,努力讓自己清醒些。他以為自己又在做夢了。

周圍的行人穿梭不休,每個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堆積了一些雪花,不過卻沒一個人發覺。陳巖攔住一個行人指了指他的肩膀。“那是什么?”

行人差異的看了看自己的肩頭。“什么都沒有。”

“你沒看到下雪嗎?”

“哪里下雪了,你不是瘋了吧?”行人向后退了幾步,眼中露出警惕之色。不止是他,所有看到這一幕的行人都遠遠避開了陳巖,仿佛陳巖身上有古怪一樣。

對于這一幕,陳巖只能苦笑。

他們看不到……

是的,這個世界,只有自己才能看到這些,才能感受這些。那黑雪,那冥冥中的低吼。只屬于自己。

一定是幻覺……陳巖晃了晃頭。努力讓自己更清醒些。

但這并沒有用。天空中的黑雪仍在下,越多越多,越來越密集。街道上黑雪堆積,漸漸出現了一個個雪包。然后爬出一個個模糊的幽影。陳巖看不清它們的形態,只能看到這些幽影如鬼怪般爬行到一個個行人身上,然后試圖鉆入他們的體內。那模糊搖曳的幽影中,不時閃過殘忍的目光。

這座城市正在沉淪……在沒人察覺之中……

陳巖突然涌起這個念頭。他不知道為什么會突然遇到如此詭異的事,但眼前的事實卻是,整個世界都在不知不覺中被黑雪沾染,而他卻是唯一清醒的人。

這不是夢,不是幻覺。

為什么?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陳巖抬頭四望,試圖找一處干凈的地方,卻發現根本找不到。就這么會功夫整座城市已經被黑雪覆蓋了。放眼望去到處都是黑色,空氣中腥臭的氣息越來越重,卻只有自己才能聞得到。

突然,天空中響起一聲炸雷。陳巖抬頭望去,卻看到整個天空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巨大無倫的漩渦。那漩渦就懸浮于城市之上,不斷噴吐著黑色的雪花。

漩渦之中,兩個光點悄然亮起,就如同一雙惡魔的眼睛。

“那是什么?”

陳巖不由自主的與那雙眼睛對視在一起,隨后就暈了過去……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仙侣奇缘2还可以玩吗
江西11选5开奖走势 1分快3口诀 内蒙古十一选五基本 排列3d试机号是好多 长沙麻将 三同 850棋牌 广西快乐十分20选8号万能码 澳洲幸运10分析软件 广东36选7好彩1走势图 闲来贵州麻将下载 2018亚冠冠军 甘肃快三单双计划 极速赛车彩票害死人 吉林11选5开奖记 2018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山东11选5开奖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