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科幻 > 最后人類

更新時間:2019-12-31 16:25:05

最后人類 已完結

最后人類

來源:落初 作者:黑瞳王 分類:科幻 主角:林瀟葉冬靈 人氣:

經典小說《最后人類》由黑瞳王所編寫的科幻類型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林瀟葉冬靈,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林瀟乘坐的列車出現事故,脫軌的列車載著上千乘客出現在了一個陰森恐怖的世界里……  呼嘯而來詭異而神秘的幽靈列車,將載著他們駛往何方?  邪惡而可怕的怪物嗅到了人類的氣息,在黑暗之中露出了流淌著口水的獠牙……  準備好了嗎?  下一個將要死亡的人……也許是你!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石爪獸七孔都流淌著鮮血,重重栽倒下去。

吳文旭、朱風、史倩等人一涌而上,毫不手軟的朝著地上石爪獸身上的要害刺來。

吳文旭身高力壯,更是一把扳住了石爪獸的腦袋,右手的刀徑直從石爪獸頸下的喉嚨重重抹過。

鮮血噴了出來,這一刀幾乎將石爪獸的脖子切開了一小半,最終給了這只已經重傷垂死的石爪獸致命一擊。

眼見著石爪獸倒在地上,徹底死去了,眾人才長長吁出了一口氣。

史倩雙手抓緊了那根幾乎有一半刺進了石爪獸身體里的尖木棍,用力將其拔了出來。

木棍幾乎完全被鮮血染紅了,拔出來后,上面不斷的滴淌著鮮血,她將木棍交給了林瀟,道:“林瀟,你真厲害,這一次,我們竟然連受傷的人都沒有。”

她那張寬如臉盆的臉上帶著微笑,顯得相當友善。

林瀟正慢慢從地上爬了過來,接過了這根木棍,微微苦笑,道了一聲:“謝謝。”

剛剛一下摔得不輕,他現在還感覺渾身骨頭像散了架一樣的疼痛。

孫耀杰沉聲道:“對付石爪獸,這樣的長木棍比短刀有優勢多了,好在這四周的樹木也有不少,我們大家多找些這種粗木棍,到時我們根本沒必要再害怕這些石爪獸。”

方心怡看了他一眼,心想這家話真是馬后炮,之前怎么不說?現在看林瀟對付石爪獸的效果,誰還不知道粗木棍比短刀更有殺傷力?要你說什么?

方心怡一邊想一邊取回了自己擲出去的兩柄短刀,將其中一把還給了方之榮。

方之榮嘿嘿一笑,道:“你真厲害,剛剛那一刀,簡直不遜色于小李飛刀啊,唰地一聲,白光一閃,石爪獸就被命中要害,倒地身亡,真是小方飛刀,一刀斃命,厲害,厲害。”

方心怡白了他一眼,笑道:“別瞎吹了,我可沒那么厲害,我看你這張嘴才厲害,憑你這張嘴,完全可以吹死這些石爪獸嘛。”

方之榮先是一愕,然后哈哈笑了起來。

這一次眾人沒有絲毫傷亡,卻成功殺死了一只石爪獸,眾人都顯得很輕松。

眾人中,一個年近四十,因為常年抽煙而顯得滿嘴黃牙的男子看著林瀟手中削尖了的木棍,道:“這木棍的確很有效果,大家都去弄一根,削尖了可以當成長矛來使用,石爪獸根本近不了我們的身……”

剛說到這里,忽地身邊有人似乎發現了什么,發出了數聲高低不等的驚呼,他微微愕然扭頭,緊跟著就感覺一股陰風撲了上來。

“怎么回事?”這男子叫了起來,眼前一暗,緊跟著喉嚨劇痛,已經被可怕的獠牙咬住撕開了,然后面門上又遭受了獸掌重重一擊。

一聲慘叫,這年齡近四十歲的男子,臉上全都是鮮血,重重倒飛了出去,一張臉就像被砸開來的西瓜般的爛了,喉嚨更是裂開得如同一只張大的嘴巴,落地后,立時斃命。

“大家冷靜,別逃啊——”幾乎是這男子倒地斃命的同時,孫耀杰厲聲叫了起來。

誰也沒有想到,就在剛剛,約二十幾米外的一片灌木林中,竟然突地撲出兩只石爪獸。

這兩只石爪獸,如同閃電般的撲進人群,引得眾人發出了驚呼。

根本來不及有任何反應,只是瞬間工夫,那個年近四十歲長著一口黃牙的中年男子和另一個留著二分頭的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子就被殺死。

快得不論是林瀟還是方心怡,全都來不及反應。

等這不知名的中年男子和那年輕男子的兩具尸體倒地,兩只石爪獸再撲擊其它人的時候,眾人才紛紛反應過來。

瞬間,眾人陣勢大亂,其中朱風,石磊等幾個膽小的第一反應就是轉身逃跑,石爪獸已經沖進了眾人隊伍之中,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是下一個受害者。

看著剛剛被咬得血肉模糊倒下去的中年男子和那年輕男子,石磊和朱風等人已經駭得面無人色。

孫耀杰厲喝讓眾人別逃,其中一只石爪獸凌空撲了出來,一下子就按倒了一個轉身想逃跑的人,那血盆大嘴一張,“叭噠”一聲就咬在了這人后頸上。

這石爪獸的咬合力十分恐怖,甚至超過了獅虎,一下子就將這人的后頸咬開了一半,這人被撲倒在地上,渾身扭動掙扎著,輻度卻越來越微弱,看樣子是活不了了。

另一只石爪獸同樣撲擊另一個人,這人正是史倩,史倩有些驚慌,正不知是勇敢的沖上去還是轉身逃跑時,斜刺時,一根染血的木棍橫地砸過來。

“砰”地一聲,這只石爪獸揮掌拍開了木棍,身子一偏,放棄了剛剛攻擊的史倩,立刻轉而撲向這拿著粗木棍的人。

這人,正是林瀟。

兩只石爪獸已經沖進了眾人之中,每一個人都遭受到了死亡威脅,石磊、朱風等膽小的第一反應就是逃跑,而林瀟、方心怡、吳文旭、孫耀杰等人,已經勇敢的沖上來。

林瀟揮舞木棍,擋住了那只撲擊史倩的石爪獸。

史倩也反應過來,見有林瀟出手,膽氣一壯,立刻也沖上來,和她一起的還有孫耀杰和另外一個看起來相當強壯的青年男子。

另一邊,方心怡、吳文旭和方之榮等也一起撲向了另一只剛剛咬死了第二個人的石爪獸。

形勢一團混亂。

“吼——”

突然,后方再一次的傳來了一聲恐怖的野獸咆哮。

隨著這聲咆哮,正在往后方逃跑想要逃出正在混亂廝殺圈子的朱風和石磊幾人抬頭,駭然發覺后方竟然又有兩只石爪獸冒了出來,如同兩道灰色的箭矢,帶著一股旋風,正朝著他們撲來。

“完了,救命啊——”朱風發出了嘶聲嚎叫,他跑得最快,正好逃在了眾人的最前面,結果現在變成了自己距離這兩只突然從后方冒出來的石爪獸最近。

駭極之后,他一邊狂嗥一邊還想著停下身子轉身往另一邊逃跑,可惜已經遲了,其中一只石爪獸在距離他約還有三米的時候縱身一越,一雙前爪,一下子就搭到了他的肩膀上。

朱風駭得肝膽俱裂,狂嗥一聲“救命”,可惜他逃跑時跑得最快,現在變成了他獨自一人面對兩只石爪獸,根本沒有人來得及救他,更何況,跟在他身后的石磊等人,和他一樣的膽小,又怎么可能會來出手相救他?

朱風的臉露出了后悔和絕望的神色,如果他不是太膽小,如果不是這樣拼了命的想要逃跑,而是下定決心和石爪獸拼命,也許……他不會落得這樣的下場,可惜,一切都遲了。

“咯嚓”一聲脆響,朱風在最后一刻,還能聽到自己的喉嚨和脖子里的骨頭被咬斷發出來的清脆聲響,這只石爪獸血盆大嘴一張,一把就咬斷了朱風的脖子,其中一只石爪抓進了朱風的肩膀里,再猛地將他甩開了。

石爪獸力大無窮,朱風的身子如同斷線風箏般的滾了出去,握在他右手中的大馬士革刀,一直到他死,他都忘了使用。

而這只石爪獸,已經借勢撲向了另一個距離自己最近的人。

這個人,就是石磊。

石磊幾乎已經嚇瘋了,一邊轉身想要重新逃回隊伍中,一邊瘋狂的舞著手中的短刀,想要嚇唬住石爪獸。

這只撲擊他的石爪獸看著揮舞的短刀,微一遲疑,忽地轉身,撲向了另一個已經轉身逃跑的男子,長著銳利石爪的獸掌一伸。

“卟”地一聲就扎進了這逃跑的男子后背里,再往下一拉。

“嗤”地一聲,就將這男子的背肌一下子由上往下剖了開來。

“啊——”這男子慘叫,禁受不住撲倒。

揮舞著短刀的石磊,嘴里一邊瘋狂大叫一邊轉身想要逃走,斜地里,忽地另一只石爪獸已經撲了過來,血盆大嘴一張,“叭噠”著就咬住了他的大腿。

石磊劇痛,一聲慘叫,揮刀還想刺來,這石爪獸的獸爪一探就從石磊腰間抓破肌肉插了進去,再猛地一擺頭,被咬住大腿的石磊只感覺大腿被一股巨大力量扯起,頓時摔了出去。

那插進他腰間的爪子順著這股強大力量一路劃了下來,頓時就從石磊的腰側往下,劃開了一條長達近兩尺的巨大傷大,連里面的內臟和白骨,都若隱若現的露了出來。

摔倒在的石磊,進氣少,出氣多,拼了命的還想爬起來,渾身已經使不上力氣。

先前和眾人聯手,依靠林瀟手中的粗木棍,沒有傷亡的殺死了一只石爪獸,正在興奮的時候,誰也沒有料到,突然出現了兩只石爪獸,林瀟等人剛剛還沒能解決這兩只石爪獸的時候,后面,又再一次的撲上兩只石爪獸。

這一下子,形勢突然變得險惡無比,別說朱風和石磊等膽小些的人,就算是林瀟和方心怡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一次,不妙了。

四只石爪獸,前后撲進了眾人之中,四十人的隊伍立刻大亂,眨眼就有了五六人的傷亡,原本扛著一捆青藤,暗想待在人群中間不會出事的潘四喜,也神色大變地將背上扛著的這捆青藤擲了出去,砸向了撲過來的石爪獸,然后拔出了短刀。

他雖然有些小心機,但論膽量,卻反而比石磊和朱風等人大多了,知道在這個情況下,如果膽怯想要逃跑,那是送死。

所以他一把將青藤擲出去后,拔出短刀,就主動的對著其中一只石爪獸沖上來。

在面對死亡的威脅時,他比起隊伍中的大多數人,都顯得更堅強,更勇敢。

林瀟手中的粗木棍,連著兩次砸中了那只撲擊自己的石爪獸,雖然沒有解決這只石爪獸,但也給其它人制造出了機會,史倩手中的刀就在這石爪獸的后背上劃出了一條長達近一尺的傷口,雖然傷口比較淺,不算重傷,但也有大量的鮮血流淌出來。

林瀟看準機會,再一次的重重一棍,砸中了這只石爪獸的腦門,打得這石爪獸悶哼一聲,一下子蹲了下來,搖晃腦袋,顯然被打得有些暈了。

林瀟正欲再補上一下,突然聽得石磊的慘叫聲,心頭一凜。

公司里,石磊雖然因為膽小怕事經常被眾人嘲笑,但他和林瀟的關系卻不錯,經常粘在他身后,此刻聽得石磊慘叫,林瀟臉色大變,一轉頭,就看到了石磊的身子重重摔了出去,一只石爪獸,正要繼續朝石磊撲擊。

“石磊——”林瀟厲喝了一聲,舍棄了面前的石爪獸,提著手中的粗木棍,朝著石磊這邊沖過來。

嘴里一聲厲喝,雙手抓緊了粗木棍,就橫著掃了出去。

那只想要撲向地上石磊的石爪獸,看著木棍來勢洶洶,也不得不暫時退卻。

林瀟奔到了石磊身邊,但一看躺在地上石磊的樣子,看著他身側被石爪獸劃拉開來的長達兩尺的恐怖傷口,心頭一慘,頓時明白,石磊沒救了。

公司里,石磊跟林瀟關系最好,因為其它人都喜歡拿他的膽小軟弱開玩笑,林瀟卻從來不會。

因為關系比較親,林瀟去過石磊的家,知道他家的情況。

石磊生活在一個單親家庭,從小父親就不在了,是母親辛苦將他拉扯大的,另外還有一個正在讀書的妹妹。

也許是因為從小父親就不在的原因,和同學朋友鬧矛盾了,他不想讓母親為此Cao心,所以從來都不和同學朋友爭執,以免給母親帶來麻煩,一來二去,慢慢的就養成了他的軟弱Xing格,什么事都不和人爭,能忍就忍。

為了他的這個Xing格,林瀟也曾經說過他,不過石磊卻不以為意,他認為如果忍讓和退縮,能夠換來平安,能夠給家人不帶來麻煩,那么就算做人膽小些,窩囊些,甚至被人看不起來,那也沒什么。

看著倒在地上微微抽動的石磊,林瀟在這一瞬間,想到了石磊曾經跟自己說過的很多話,甚至他從來就不覺得自己的膽小軟弱,有什么錯。

石磊倒在地上,雖然眼神已經開始漸漸潰散了,不過,他還是能夠看到了沖到自己面前想要救自己的林瀟,然后,勉強的還想著擠出一個笑容,可是,他面部的肌肉,已經控制不了,他做不到了。

“石磊,我一直很想對你說的,這世間的事,不是一味的容忍退讓就可以的,做人,該要有勇氣的時候,就算明知會死,也要拼命的去做啊——”

林瀟突然狂叫一聲,舉著手中的木棍,對著面前的這只石爪獸沖了出去。

這只石爪獸,剛剛被林瀟揮舞著木棍暫時逼退,還想著再次撲向林瀟時,左右兩邊,潘四喜和另一個穿著皮夾克的三十來歲的男子已經沖了上來。

這穿著皮夾克的三十來歲的男子,因為看到了林瀟拿著的長木棍,對這石爪獸很有殺傷力,比短刀方便多了,所以他也抓起了一把細木棍沖上來。

當時為了探路,以避免有活泥潭,孫耀杰等人弄來了不少這樣的細長木棍,這種細長木棍,不同于林瀟拿著的粗木棍,是很容易折斷的,所以并不合適用來當武器對付石爪獸。

不過這穿著皮夾克的男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從地上抓起了一大把這種細木棍,然后用盡力量,狠狠的朝著石爪獸砸了過來。

石爪獸伸出獸爪一揮,立刻就有好幾根的細木棍折斷了。

幾乎是同一刻,這穿著皮夾克的男子,竟然主動的一松手,他抓著的一大細木棍,立刻閃了,里面顯露出了一把尺長的短刀,他早就已經持著短刀,刺了出去。

事出突然,就算是石爪獸,顯然也沒有料到這一招。

在它拍散這大把細木棍的時候,就以為眼前這個人類已經不足為懼了,正欲再揮爪來擊打這個男子時,萬萬沒有料到這個男子竟然勇敢的沖上來,而且那大把的細木棍中,竟然藏著一把短刀。

皮夾克男子,持著短刀,一下子就扎進了這只石爪獸的右側肚腹上。

雖然一刀得手,但這突然遭受重創的石爪獸也發狂了,高高揚起了頭,張開了血盆大嘴,偏頭就要將皮夾克男子的腦袋咬住。

這一下了重傷反噬,來勢極快,皮夾克男子臉色大變,他沖得太快,避不開了。

幾乎是同一刻,林瀟雙眼泛紅,有些瘋狂的沖上來。

“嗤”地一聲,手中帶著血的削尖木棍,一下子就捅進了這只剛將腦袋偏開想要咬皮夾克男子的石爪獸的頸部軟肉里。

近兩米長的尖木棍,從這只石爪獸的頸下軟肉捅進去,一路深深的插進了肚腹里,林瀟沖得太兇猛,身子都幾乎要碰到這只石爪獸,雙手中抓緊的木棍,都快要將石爪獸的身體整個的洞穿。

剛想咬皮夾克男子的這只石爪獸,身子猛地往中間一陣收縮,一雙眼睛,瞪得極大,然后,四肢又軟軟松開,腦袋垂下,張開來的血盆大嘴,眼見著就要咬中皮夾克男子的腦袋,卻又無力的垂下。

皮夾克男子驚魂未定,從這只石爪獸的肚腹上拔出短刀,低聲道;“謝謝。”

剛剛要不是林瀟,他已經死了。

林瀟雙手抓緊了木棍,嘴里一聲厲吼著,重新將其從這只石爪獸的身體里拔了出來,帶出一股血箭,回頭還想對著石磊說些什么時,躺在地上的石磊,眼神已變成呆滯,全身一動不動。

生命,已經在他的身體里,消失了。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仙侣奇缘2还可以玩吗
四场进球几点开奖 老11选5 快彩乐 福彩黑龙快乐10分钟走势图 欧国联赛程 六合秒秒官方网站 北京赛车pk开奖直播手机版 苹果股票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开奖结果 黑龙江11选5加盟条件 广东十一选五的开奖 招商智远理财平台 黑龙江十一选五规则 德国pk10是官方的吗 血流麻将怎么胡的多 nba球队排名 河北快三今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