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靈異 > 午夜送尸人

更新時間:2020-01-02 15:27:18

午夜送尸人 連載中

午夜送尸人

來源:微小寶 作者:八爪魚 分類:靈異 主角:富哈喇子 人氣:

《午夜送尸人》由網絡作家八爪魚所著,終于迎來了精彩的大結局,富哈喇子這兩位主角會有怎樣的結局呢?是悲傷或是喜悅或是幸福,這些懸念都將在這章精彩的結局內容中為你揭曉,精彩內容如下:那些年不學好,為了生計給人開了私家救護車,滿打滿算以為掙夠了老婆本可以走人,沒想到卻攤上了那件事……老婆本沒掙到,卻招來了一個鬼老婆。...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被蠟皮臉的話嚇得夠嗆,好半天才問他,“我這是不是撞了鬼了?”

蠟皮臉沒有直接回答我,就說了一句,“是不是撞鬼還不好說,先把你這幾天的經歷都說給我聽。”

這陣子我所有詭異的遭遇,都是從那具女尸開始的。于是我把運尸的整個過程,都跟蠟皮臉一五一十地講述了一遍。

就連亮子奸尸和他后來的表現,也一個字不落的說了出來。

蠟皮臉聽完之后,臉上一點兒表情都沒有,甚至連眼皮都動一下。

要不是我心里清楚這個人就長這個樣子,差點兒就把他當成死人了。

我看著他臉上死人一樣的那個表情,心里有點兒不托底,于是試探著問他,“怎么樣?”

蠟皮臉這才稍稍抬了一下眼皮,幽幽地說道,“你不是撞鬼了,你是撞尸了。”

撞鬼我知道,但是撞尸還是頭一次聽說。

蠟皮臉的語氣很陰森,我不禁被嚇了一條,于是就問他:撞尸是怎么回事?

蠟皮臉回答說:聽說過人有三魂七魄嗎?

我點點頭,他這才解釋給我聽。

魂和魄在一塊的時候才叫鬼魂,也就是鬼。而且鬼也不是神經病,逮住誰就害誰,只要你不主動招惹它,一般是不會害人的。

但是魄就不一樣了,俗話說魂善魄惡,就是這個意思。

所以魄是會害人的,但是魄有不能像魂一樣獨立存在,所以它還是依附在已經死了的人的身體里面。

這樣的人,就叫行尸。

我撞上的,就是這種。

蠟皮臉這話說的有點兒深了,我一下子就聽蒙了,緩了老半天才有點兒明白是什么意思。

最后死人臉告訴我,那個女的死了以后,肯定是魂離體了,但是魄沒走,變成了行尸。

行尸本來就是會害人的,更何況亮子還主動招了她。

我這才知道,這兩天跟我上床的就是那個女人的行尸。

所以,前幾天我夢到的事情根本就不是夢魘,而是真的。

一想到跟我做愛的不是夢,而是一具死人的尸體,我頓時就覺得渾身發毛。

我告訴蠟皮臉,我什么都沒對那女的做,我是無辜的。

蠟皮臉告訴我,跟只有魄的行尸死沒辦法講理的,她現在認準了我也是糟蹋過她的人,所以才會找上門來,最后我得跟亮子變成一個德行。

想起昨晚在我房間的亮子,我問蠟皮臉,亮子現在是什么情況,他到底是死了還是活著。

蠟皮臉警告我說,我最好還是不知道為好,知道多了就是一塊心病。

聽他這么一說,我心里反而更不踏實了。

我聽得心里發虛,忽然就想起了那個女人貼在我背后的事情來。

于是我就問他,既然那女的是尸體,那就該是實心兒的,為什么她貼在我的背上,別人看得到,我卻看不到。

蠟皮臉考慮了一下,就跟我解釋說:跟你做愛的是行尸,而貼在你背后的有可能是那個女人的三魂。

因為我跟那個女人的尸體上過床,所以身上肯定會有她的味道。三魂大概就是因為這個才找上我的。

蠟皮臉估計著,三魂是想跟魄重新合在一起,所以才一直纏著我不妨。

這個理由就有點兒牽強了,而且我看蠟皮臉說這話的時候,臉上的神色也不是很肯定。

看樣子,他對這個說法也沒什么把握。

想到這兒,我就有點兒懷疑,這個家伙到底有譜沒譜,別回頭救我不成,再把我給害了。

不過現在,他是我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就只能硬著頭皮聽下去。

我問蠟皮臉:“現在我該怎么辦?”

蠟皮臉仍舊是那副死不死活不活的表情,回答說:“這件事比我想的要嚴重的多,我當時只是看出來你見鬼了,可是沒想到這里面竟然還有行尸的事。”

我問他,“是不是很嚴重?”

他點點頭,表示行尸要比鬼難纏的多,現在最要緊的就是讓我熬過那個女人的頭七,這樣以后還有機會想辦法。不然的話,我的下場可能會比亮子更摻。

亮子已經成了那樣兒了,我是在想不出來,比他更慘會是個什么情形。

我打了個寒顫,問蠟皮臉,“怎么才能讓我熬過去,我現在已經明顯感覺到,那個女人已經纏上我了。”

蠟皮臉我剛才那張照臉的鏡子遞到了我的手里,跟我說,“這東西叫伏羲八卦鏡,在這座廟里供奉了很長時間了,已經有點兒靈氣了。你把這東西拿回家,就掛在房子的進門口,鏡面朝外,這樣就能擋住行尸。”

我一聽他還讓我回到原來住的地方,渾身就是一凜。想起那間房子里還有一個連蠟皮臉都不敢說出身份來的亮子,我就嚇得心驚肉跳。

我跟蠟皮臉表示,能不能換個地方,那間房子,我這輩子都不想回去了。

蠟皮臉回答說不行,因為那里是行尸跟我上床的地方,那女的分離出來的三魂現在已經認準那里了,她一定會在那里。

有三魂克制著,行尸不至于太暴戾。不然的話,要是讓行尸在別的地方找到我,那就不是伏羲八卦鏡能鎮得住的了。

而且像我現在這種狀況,屬于是跑了和尚跑不了廟,無論我躲到哪兒,頭七那個晚上,行尸都能找到我。

那個死人要害我,她的魂魄能救我。

這個邏輯我聽著有點蒙,而且現在我腦子里亂,有點兒掰扯不清這里面的事兒。

不過我還是答應了蠟皮臉,說明天天一亮,我就回去。

誰知道蠟皮臉一句話就給我頂回來了,“不行,必須現在就走。”

我有點兒詫異,就問蠟皮臉,不是說只要頭七那天晚上我在家就行嗎,怎么非得讓我現在回去。

隨后蠟皮臉就給了我一個不得不走的理由:今晚不是讓我非得回家,而是讓我必須離開這里,黃泉道十八號。

我問他為什么。

他告訴我說,這里晚上不太平。我一個生人在這里,可能會惹上更大的麻煩。

蠟皮臉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幽森森的。

我聽完,后脊梁上的寒毛都快炸起來了。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仙侣奇缘2还可以玩吗
网上真人打麻将游戏 河内5分彩精准计划 下载qq麻将 在线理财平台丶乾贷网25 云南11选5前3直走势图 黑龙江22选5近30期开奖走势图 期货配资是怎么回事 大发快3技巧一分钟的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排列5(走势图专业版 微乐吉林麻将手机版 女排世界杯2018 湖北快三走势图技巧 秒速飞艇怎么计算 点点赢配资 下载四人麻将游戏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