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玄幻 > 道宰諸天

更新時間:2020-01-02 15:48:49

道宰諸天 連載中

道宰諸天

來源:落初 作者:三生不休 分類:玄幻 主角:陸沉玄霄宗 人氣:

今天小編帶給各位書友們的是網絡作家三生不休的原創小說《道宰諸天》,主角陸沉玄霄宗,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相信各位鬧書荒的朋友們都會喜歡這上本書,書中主要講述三千大道,誰主誰輔?龍蛇亂世,誰為至尊?千年前,一統修行界的仙庭王朝毀于一場詭秘浩劫。自此,天地再造,百宗爭鳴。到如今,劫難重臨,當諸天萬界再一次陷入到天翻地覆的亂世,一個掙扎在生死邊緣的小人物,又如何譜寫出屬于自己的逆天之路?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晨鐘震響,喚起萬道金芒。

無數琉璃屋頂在晨光下反射出七彩的光芒。應著鐘聲,一排珍禽從玄霄宗深處飛起,啼鳴清脆。

又是一個清晨,此時據張家族墓集陰煞之事已過去十幾天。

這三天里,陸沉就窩在自己的木屋里,調理內息,修養傷勢。

實際上,以筑基境巔峰的體力和恢復力,這些皮外傷勢只花了他五六天不到的時間,便好了個七七八八。

這十幾天來,他主要干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為突破境界而調理氣血真元。

與張嚴之一戰,雖然十分兇險,但也帶給了陸沉不少好處。

生死搏命之后,他忽覺自己的氣脈和真元都變得凝練了許多。更重要的是,他發現自己已經可以借著真元,隱約觀測到肝臟部位的大致狀況。

按修行界的說法,這便是內視之法,也是修士突破筑基境晉入明竅境界的關鍵所在。

修士修行,必不可少要經歷一個從凡到非凡的過程。而在凡俗三關,大致就是筑基,明竅,神念這三個境界。

筑基境煉的是人的氣血肉身。但求混化一身血肉精氣,提煉出真元這種修士本源的力量,以儲存在丹田氣海之內。

而明竅境,即是在筑基基礎上,以真元溫養自身,進而打開體內諸多穴竅,直至可以沖破天門,開啟祖竅。

如此,才稱得上是神念。

此刻,陸沉已經摸到了突破筑基境的契機。但是,卻有一道若有若無的屏障橫在他的面前。

雖然只是一道屏障,卻可能困住無數修士幾年,甚至十幾年的光陰。

但現在,陸沉卻有一個一舉破關的機會。

他從懷里小心翼翼地摸出一塊閃爍著幽藍色光澤的石塊。正是他從張家族墓撿回來的,雷元石轟擊集陰煞殘留下來的石塊。

若是不出意料,這便是陰煞雷元。

雷元石產自九霄罡風層,由九天神雷灌入隕石而成,這自是萬中無一。

而陰煞雷元,卻是九天神雷與地下幽冥之氣混合,進而生成的罕見至極的至寶。雷霆之力本就是最克幽冥陰煞之氣,而反過來,幽冥之氣又何曾不將雷霆之力視作天敵?

因此,要雷霆之力與幽冥之氣混合化一,實在是太過艱難。

這種靈材已經大大超出了凡間靈寶的極限,是真真正正的地階巔峰靈材。

陸沉心中清楚,若是可以將這股力量化入自身真元,定可以一舉破開筑基關隘,直達明竅境界。

陸沉凝視著手中的幽藍色石塊,腦中卻在不停地思考著最佳的靈材配方。

以他的修為,抵抗雷元之力尚且不足,又如何能將陰煞劫雷化入體內?

想過千般辦法,他便只能用其他方式來幫助他緩和化解陰煞劫雷的暴烈力量。

少年想到這里,連忙從懷中掏出一塊印刻著“令”字符的玉簡。

這是宋青交給他的功德令牌。依例,他可以憑著這塊玉牌到功德殿換取一些適格的靈材,丹藥,甚至是靈器。

沉思片刻,陸沉心里便做好了打算。因此他便直接走出了屋子,直向玄霄內宗走去。

……

功德殿建在內宗一處罕見的平坦廣場上。

這座大殿通體用桐木所制,外觀也只是刷了一層防火的廉價紅漆。

玄霄宗建在群山之中,因此多是起伏的山地。有傳言說,這功德殿所在的平地,就是被開宗祖師一劍斬開的。

至于如此貴重的地方為何建造的如此廉價?原因很簡單,功德長老是個極度愛財且小氣之人。其吝嗇程度,甚至到連自己居住的地方都不肯用一些稍貴的桌椅。

此刻,陸沉的腦海里正翻滾著這些傳言,因為在功德殿里,他也連一張桌椅都沒見到。

不得已,他只好盡量趴在一個柜臺后,眼巴巴地看著面前的那個老者……

“你就是陸沉?”

高高地柜臺后,一個老學究模樣的邋遢修士瞇著眼睛打量著面前的少年。

陸沉摸了摸鼻子,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你要地母寒漿和破煞丹各一份?”老學究皺起眉頭,語氣怪異地重復了一遍,“地母寒漿可護心脈,倒是常用。但這破煞丹卻是用來煉化陰邪之力的秘藥,你要來做什么?”

老者目光如炬,好似看穿了陸沉的心思。

隱隱間,少年感覺到老者的目光在他懷中陰煞雷元所在位置的附近掃視了片刻。

陸沉臉色微變。懷璧其罪的道理,他不是不清楚。但他怎么也想不到,竟有人能直接猜到他取藥的原因。

“罷了,可能是你在張家族墓被陰氣傷了內臟。”

正當陸沉考慮是不是掉頭就跑的時候,老者卻自言自語地給了一個原因。

他自顧自地回身翻找,片刻后,便將兩個精致的木盒放到陸沉面前,說道:“本來,你的任務獎勵并不足以讓你拿到這些,但看在這次任務的危險程度……這兩樣東西算是便宜你了。”

陸沉一把將這兩個木盒抱在懷里,好似生怕誰會搶走它們一般。

將東西放好之后,這才連連道謝。

老者點點頭,再抬頭,卻看到陸沉的身影已消失在大殿門口。

這時,一個身穿執事長老服的中年修士走到老者身邊,躬身行了一禮,笑問道:“功德長老,這小子值得您親自出來接待嗎?”

老者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回答道:“你懂什么?這小子是被掌門親自接回來的。聽說還過了苦獄……能讓那個老東西看上,必定有什么不凡之處。”

說罷,老者瞥了身邊的中年男子一眼,神色又突然變得極其憤怒,大罵道:“要不是你個蠢貨算錯了那個集陰煞的實力,老子至于舍出去一份極品破煞丹?”

“意外……意外,嘿嘿。”中年男子臉色微微泛紅,連忙開口不住地安慰老者,“再說了,功德長老,破財免災啊。”

“破財免災,說的好啊,你這個月的供奉沒有了。”

男子聽到老者這般吩咐,恨不得抽自己個大嘴巴。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也不過如此了吧。

老者也不管他,只是將目光掃向空曠的殿外,好似看到了什么一般笑道:“沒準這小子還真能干出什么大事來啊……”

……

“你是說,你不僅沒把陸沉除掉,還丟了我的‘流袖劍’?”

玄霄宗深處,高聳入云的閣樓上,一個面色冷淡的女子,目光冰冷地看著她面前那個惴惴不安的青年。

端木恒聞言,身后不由得開始冒出一層冷汗。

他知道這個女子的手段,更敬畏她的權勢和力量。端木恒清楚地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讓她失望透頂,她絕不會介意出手除掉自己。

哪怕,他們都姓端木。

只是現在,她還在訓斥自己,那么就說明他還有利用價值,他還有機會。

因此,端木恒小心翼翼地抬眼瞧了面前高高在上的女子一眼。他的視線不慎與那女子的目光相對,卻感覺被她看穿了一般,立刻慌了神色,身子不由自主地退了兩步。

“端木家怎么會出你這么個廢物?”女子看著他神色慌張的模樣,眉頭皺的更緊。

“請您再給我一個機會,我一定可以除掉他。”端木恒拜倒在地,連聲求饒,只希望女子能念及一分同族之情。

那少女終于站起身來,她不再看端木恒一眼,轉身面向閣樓外翻滾的云海。

“我不相信你,端木恒,你已經失敗了兩次,我相信你還會失敗第三次的,一定。”

話音一落,少女忽然出現在他跟前,狠狠一腳甩在他臉上,直將他踢出五六丈遠,重重地砸在一根梁柱上。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跟著端木巖去給我取一樣東西,成了,我就留你一條命,給我領著端木巖去把那個叫陸沉的小子清理掉……若是不成,你也不用回來了。”少女留下一句話,轉身便消失在端木恒眼前。

青年緩緩從地上爬起來,咳出一口鮮血。

他看到自己的身前出現了一個高壯的男子。

這男子裹著一套厚重的鎧甲,直露出兩個猩紅色的,帶著毫不掩飾的輕蔑的眼睛,這就是少女所稱的端木巖。

端木恒低下頭,雙眼間閃過一絲怨毒,但很快,這絲怨毒便化作了快意。

“陸沉,你的好日子到頭了。”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仙侣奇缘2还可以玩吗
沪深配资 足协杯门票 七星彩明月珰 怎么样炒股 北京11选5 蔻4966086 省快乐十分走势 广东福利快乐十分 大乐透恢复开售时间 久联优配 上海十一选五分布走势 双色球开奖 乐牛配资 辽宁快乐十二一定牛 近期3d开奖号码 中首投资 湖南快乐十分玩法规则